欢迎光临福建省法学会      今天是      天气:

首页 > 研究活动 > 研究成果 > 正文

民事诉讼“以庭审为中心”的改革建议

2018-07-16 15:04:01   来源:省法学会研究部

  华侨大学法学院院长、福建省法学会诉讼法学研究会副会长许少波教授负责完成的福建省社科规划省法学会专项课题《民事诉讼“以庭审为中心”改革研究》对民事诉讼以庭审为中心改革的相关问题作深入探讨,并提出完善建议。

  一、民事诉讼“以庭审为中心”的主要含义

  民事诉讼的“以庭审为中心”主要包括两层含义:一是相对于审前程序和审后程序而言,民事诉讼应当以正式开庭审理的程序为中心;二是就正式庭审程序而言,民事诉讼的以庭审为中心是指庭审的实质化。庭审实质化的本质要求是案件事实和证据提出在法庭、质证在法庭、辩论在法庭、心证形成在法庭、认证在法庭、裁判结果和理由产生在法庭,其制度保障是实行集中审理主义、直接言词原则、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一体化、裁判文书公开等。

  二、民事诉讼“以庭审为中心”存在的问题

  (一)实质性审前准备程序缺位。我国《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审前准备工作主要包括程序的选择与转化,送达、答辩、管辖和举证时限的确定,庭前调解、证据交换和争点整理,追加当事人,当事人诉讼请求的增加、变更和提起反诉,第三人参加诉讼等。其中,最关键的是程序的转化和争点的确定。从实践情况看,程序的转化,也即案件和程序的繁简分流并不理想,非裁判方式解决纠纷的数量不多,法院裁判案件的压力很大。再者,争点整理程序也基本上是名存实亡,法院很少召开庭审会议,多数案件是一边庭审一边整理案件争点。还有,我国法官很少有像大陆法系的法官那样,确定争点具体到事实争点、证据争点和法律争点,并根据庭审进展不断修正争点。这是大量诉讼案件多次开庭、程序散漫、诉讼迟延,甚至发生错判的主要原因。

  (二)普遍存在“一步到庭”现象。曾几何时,“一步到庭”曾作为治愈民事庭审虚化的一剂良方用以改革我国的民事审判制度,但司法实践很快就证明其与实践相脱离。审前不作任何准备即“一步到庭”,法官在简短的庭审中根本无法形成心证,进而作出正确裁判,只好以拖长庭审或多次开庭来弥补。令人费解的是,这种早已被证明为失败的改革举措现在却大量回潮并运用于司法实践之中。

  (三)法庭调查与法庭辩论截然分立。我国将正式开庭审理程序区分为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两个阶段。但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都没有采用这种庭审程序模式,世界主要国家的庭审程序模式均为法庭辩论程序,即以当事人对案件事实和证据的辩论为主线。我国这种两阶段划分模式源自前苏联,但却没有借鉴吸收能够保障该程序模式良性运行的相关配套制度,如直接言词原则等。这种截然两分的程序模式,一方面削弱了法庭辩论环节的作用,另一方面也使法庭调查因没有辩论而徒具形式。

  (四)证人不出庭问题仍未解决。证人不出庭是被我国诉讼法学界长期诟病的问题。虽然强化证人出庭作证义务作为新一轮司法改革的重点内容之一备受关注,但有关统计数据显示,在我国当下的民事审判实践中,证人直接出庭作证问题并未得到根本解决。这极大地影响了用于保障庭审实质化的直接言词原则的有效落实。

  (五)仍存在“审者不判、判者不审”情况。“审者不判、判者不审”主要是指在法院内部存在的庭长、院长对案件的审批制,以及审委会讨论裁判案件等情形。这不仅违背直接言词原则,也直接导致庭审虚化、走过场。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以来,尽管有不少地方已经明确废除这种行政审批做法,但仍有一些地方尚未改动。

  (六)裁判和理由形成于庭审后。实践中也有不少案件,法官未能在庭审时查明案件事实并及时下判,庭审结束后仍依职权大量调查取证,重新翻阅卷宗和庭审笔录,间隔一定时间后才作出判决。这不仅有违直接言词原则,而且还导致另一种形式的庭审虚化。

  三、民事诉讼“以庭审为中心”问题的成因

  (一)以庭审为中心和集中化审理的理念彰显不够。庭审中心主义和集中化审理是英美法系国家固有的传统。原本采取分割审理主义的大陆法系国家,为解决诉讼迟延和诉讼成本高企等弊端,也于上世纪后半叶以来实行集中审理主义,确立了以庭审为中心的诉讼理念。我国自上世纪90年代开展司法改革以来,通过法律交流和制度移植,集中审理主义和以庭审为中心的理念及其制度虽在学理上得到一定倡导,但并未在审判实践中广泛推行,也未对司法政策制定产生根本影响。

  (二)以庭审为中心和集中化审理的立法保障不足。集中审理主义和以庭审为中心在我国理论界和实务界有一定的影响,相关司法解释有一定的反映,如有关举证时限、庭前会议和质证的规定等,但《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并未明确规定实行集中审理主义,也没有把以庭审为中心及庭审实质化作为民事审判的刚性要求。

  (三)司法行政化问题尚未根本克服。庭审实质化尽管一度成为民事司法改革的焦点和重点任务,但迄今为止该目标并未完全实现,“审者不判、判者不审”现象仍较为普遍。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司法实践中普遍存在的司法行政化运作模式导致庭审虚置、走过场。正是案件审批制和法官行政化管理导致庭审实质化改革无法深入。新一轮司法改革虽明确提出“去行政化”,但司法行政化涉及司法体制机制的方方面面,牵一发而动全身,改革任务仍十分艰巨。

  (四)案多人少造成程序失范。庭审虚化也与当下普遍存在的案多人少的现实矛盾和压力息息相关。在司法实践中,不少法官为了能节省时间,往往选择“一步到庭”而不是在庭前做好充分准备。这明显违背程序正当要求,姑且不论“一步到庭”本就不适合复杂、疑难案件的审理,即便是相对简单的案件,也不能仅从节约诉讼时间上考量。

  四、民事诉讼“以庭审为中心”的改革建议

  (一)实质化审前准备程序。应坚持审前繁简分流,把适宜采用裁判以外方式解决纠纷的案件分流出去。同时,全面落实《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有关争点整理的规定,只要是正式开庭审理的案件,原则上都应通过庭前会议或相当于庭前会议的方式确定争点;对于复杂疑难案件尽可能在审前准备阶段通过庭前会议把案件事实、证据和法律的争点确定下来,除非在审前确定争点会造成诉讼的过分迟延。

  (二)取消法庭调查与法庭辩论的分立模式。借鉴德日等大陆法系的经验,整合开庭审理程序,取消法庭调查与法庭辩论分立的两阶段审理模式,将开庭审理程序统称为法庭辩论程序,把法庭调查与法庭辩论融为一体,做到法庭调查中有辩论,法庭辩论中有调查,从而将当事人的言词辩论实质化并贯彻始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230条也明确要求,“人民法院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并征得当事人同意,可以将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合并进行。”

  (三)实行集中审理主义。集中审理主义是指为达成短期内审结某一案件的目标,就该案件的法庭辩论,或集中于一次言词辩论,或连续数次言词辩论而不在时间上间隔的审理方式。自上世纪下半叶以来,为应对诉讼案件剧增所导致的诉讼迟延、诉讼成本增加,尤其是普通民众接近司法、接近正义受阻等问题,世界各国通过司法改革普遍选择集中审理方式裁判案件。这有助于法官通过集中、连续地接触鲜活的证据材料对案件事实形成全面、准确的判断,避免法官因同时审理多个案件导致对案情认识的模糊,从而及时发现案件真实,作出正确的裁判。

  (四)确保法官心证形成在法庭。证据调查在法庭、质证在法庭、认证在法庭,其关键是确保法官的心证形成在法庭。心证形成在法庭,要求对案件作出裁判的法官必须集中精力亲自开庭审理案件,在法庭上查明案件事实。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在法庭调查事实证据,并进行质证和认证。

  (五)确保裁判结果和理由形成在法庭。裁判结果和理由形成在法庭是对心证形成在法庭的接续和发展。当然,裁判结果和理由形成在法庭还必须通过裁判文书体现出来。为此,应继续推进裁判文书改革,突出裁判文书反映庭审过程和裁判理由的功能。具体而言,裁判文书应当反映庭前准备程序工作,准确概括和记载双方诉辩主张,双方举证、质证和法院认证的主要情况与过程,并在此基础上简明扼要地叙述裁判所认定的案件事实,充分阐释裁判的依据和理由。

@版权所有福建省法学会 主办单位:福建省法学会 协办单位:福建法治报社
意见建议:1060614870@qq.com
地址:福州市华林路139号屏东大厦四层
推荐浏览器:IE8D、360 闽ICP备11012844号
欢迎您成为本站第?位访问者!